顶部菜单
公司新闻   Company News
 
公司新闻 Company News
文章搜索


文章正文
郭铁——努力的样子,真帅!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8-09-28    文字:【】【】【

采访手记:
       郭铁从一名钳工、焊工、电工,成长为一名安全员,他的职业发展之路,没有起起伏伏,没有惊心动魄,有的是踏踏实实的沉淀,点点滴滴的积累。从青年到中年,他辗转四个省份,他说以前为了生活,只要是能找到的工作就干,后来又觉得不行,要专一行。郭铁的话让我想到了工匠精神,工匠精神就是一股劲、死磕。干哪一行都不容易,而能够让一个人立足的,不是靠职业的选择,而是对于职业价值的持续追求,把对职业的理解和情怀传承下去。作为安全员,郭铁传承的就是重视安全的理念、精神,它也是安能的品牌。

结缘安能

       96年刚从四川西河职业学校毕业的郭铁,心里就有一个想法:找一份工作,踏实干,让生活好起来。他在四川做过钳工、焊工、电工。20岁来到新疆在一项目工地上打工,开始接触模板,扣件,龙门吊,他任劳任怨、浇混凝土,送石子砂,开搅拌机,什么脏活、累活都干。慢慢地,他掌握了建筑施工的一些技术。
       记:你是在怎样的机缘下,结缘安能的?
       郭:2010年我在安能承建的天然气大楼项目上做电工,当时厦门市建设局要组织2011年度安全月电工比赛,因我持有电工证,项目上就找我代表安能公司去参加比赛,然而比赛的成绩并不如意,因为我只想着把比赛结果呈现得精益求精,没考虑到比赛速度,没拿到名次,我挺内疚的。安能公司送我回工地时一路安慰我。后来安能公司质安部要招人,因我对电工技能掌握得比较熟,就进了安能。当时对安全员岗完全没有概念,仅知道现场施工用电方面的隐患。
       记:之后你是如何在安全员岗位上学习成长的?
       郭:我是从打字开始学起,对照着安全规范的内容打,之后被分配到滨海西项目部,没师傅带,得靠自己去摸索。我每天就到现场,对照着安全规范排查隐患,遇到不明白的安全施工名词,就从网上搜索,或问公司同事,我也会翻一翻公司订的安全类杂志,慢慢研究。
       记:当时压力大吗?
       郭:大啊,作为安全员,如果外行,当你提出整改意见时不专业,别人就会瞧不起你,就不会听你的。因此只要公司、监理、质检站有来项目部检查,我就会跟在他们屁股后面跑,他们关注的整改方向基本上就是安全监管核心,也是需要我重点掌握的知识。
       记:你用了多长的时间从一个门外汉转型为安全员,开始有信心了?
       郭:刚开始总觉得干不赢别人,后来每年都报名公司组织参加的安全比赛,从2013年开始陆续拿到名次之后才开始一点一点建立信心,当时得了个第二名。
       记:参加安全比赛从没获奖到获奖,你经历过什么?
       郭:比赛之前,我会做好几项准备:1)是对安全规范的重要数据做统计;2)针对比赛内容,对比赛现场可能出现的安全隐患做统计;3)复习以前考安全员证时的书,包括《规范》与《检查表》,将全部数据记在脑子里。到达比赛现场,我拿出以前跟在监理屁股后面跑的办法,一步一步地观察,比如说看外架,肯定从最下面往上看,最下面的垫板、底座、立杆的距离和材质,缺不缺配件、脚手板、安全网……一步步地排查,就像数豆子一样一颗颗数,最后安全隐患不就都出来了么。当时入行才两年得了个第二名,不觉得自己有多能,第三年再参赛,得了个第四名。
       记:担任安全员对你来说最难的是什么?
       郭:肯定是管人呢,因为安全意识很重要。最难就是提升工人的安全意识,整个项目现场工人都在流动作业,隐患随时可能发生。
      (郭铁不断追求自我进步的内驱力驱使他像海绵一样勤勤恳恳多学多做,踏踏实实提高专业能力,不断沉淀、丰富自己。2016年5月郭铁被派往四川米易项目部担任安全员,这是他工作过的最具挑战、最感压力的项目,紧张的神经从未松弛过,在这几乎与现代文明绝缘的山沟沟里,他和米易项目部成员,慎终如始,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内外部环境困难,用钉钉子的精神,从点滴做起,筑牢安能持续安全生产的坚实根基,助推项目履约。2018年2月8日,隧道贯通,出色地完成了任务。郭铁在项目上认真、用心坚守安全这条建筑工程生命线,不仅是源于对安全员这一职业的敬畏,更是一种于细微处迸发的对生命的尊重。)

跬步累积能至千里

        记:四川米易是你接触到的第一个水利项目,你是怎么开展工作的?
        郭:到项目后我先把自己最熟悉的、最擅长的东西呈现出来:一是隧洞外的现场布置,如警示标语、材料堆码;二是施工用电,这是工地给人的第一印象。洞里面不熟就慢慢摸索,看别人是怎么做的。开项目会时会听大家怎么讲,对不理解的做法会通过网上搜索学习。也会去和同行请教,现场的经验是书上学不到的。
我还通过一不懂就问;二经常去洞里查看,对工人情绪做好安抚,工人要什么材料我就马上帮他调货,让工人们感受到我对他们的支持;三是当工人说有存在不安全因素时,我会尊重他们先征询、收集他们的意见再去和领导汇报,因为他们是老工人有经验;四是我还经常和工友讲,当危险来临就不要进隧洞,“宁绕百丈远,不冒一步险”,先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人的生命永远是最重要的。
从刚开始的一知半解到慢慢地深入学习,整个过程让我在工作中不断成长。
       记:你作为安全员是如何和工人沟通,去改变他们的思维习惯?
       郭:我经常采用接近工人和他们聊天打成一片的方式,不能把自己当成领导,用沟通慢慢影响对方。“安全第一,科学发展”不是标语,而是一项项具体工作,一项项压实的责任。
       记:遇到比较固执的工人你会着急吗?
       郭:哪里不会着急,曾经有个工人在隧洞没通风的情况下要进去,我说你胆子真大,以前你进去过没出事,不代表现在不会出事,你又不是气体检测仪。当时他并没马上认同我的劝阻意见,我就时刻盯着他,反复说,讲案例,直到引导他认识到这样操作不行。
       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作为一名安全员,工人最能从你身上感染的品质是什么?
       郭:每位优秀安全员都有他自己的特长,有的是对人好,有的是技术过硬,有的是重视抓安全意识,有的是能够把现场布置得十分规范。我应当属于对人好吧,工人最能从我身上感染的应当是尊重,这是我安全管理能够顺利开展的根基。
       记:尊重体现在哪些细节?
       郭:我在和工人们聊天时,会认真聆听他们的抱怨,对他们提的需求,我会尽力去协助解决,对无法达成的,我也会给予反馈。
       记:在米易项目,你遇到的最难的是什么,熬过去了么?
       郭:熬过去了。这个项目给我留下比较深刻的记忆是第一次做隧洞项目,既不太懂,也没有带过工人,是第一次带着工人干,感觉压力大。同时米易项目的外部环境干扰多,可用应接不暇来形容,每天有不同的事情要处理,对自己是个新的应对和挑战。同时这个项目危险源特别多,资金也不足,对安全管理投入的少。我每天工作的心情都是焦虑、烦燥的,有时一炮炸下来,洞内的石头哗啦哗啦地往下掉,有时设备天天坏,修得都绝望了。我对自己在米易项目担任安全员根本不满意,因为精力太分散了,这个项目很特殊,一个人是无法搞定的,每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我没想过不干,难是确实难,可是这么多兄弟在这儿,我们说了要干就得好好干完,再苦再难也要坚守到隧洞通的那一刻。
      记:你是如何去化解焦虑,绝望的情绪?
      郭:我会与工人先沟通、询问,这个事情要怎么弄呢,之后试着一步步去解决,硬着头皮上,办法总比问题要多,总会解决。
      记:在这么艰难的环境中,为什么你还能做到每天乐呵呵地面对呢?
      郭:我也愁过,我心里一直藏着一句话:不在意刻意的美,只在意随意的勾勒。我16岁时看到这句话,心中有共鸣。米易最核心的困难不是安全,而是外部环境问题,我不能因为安全,再让这个项目雪上加霜了。
      记:从这米易项目,你获得的收获是什么?
      郭:在米易项目遇到的困难都遇到了,以后做其他项目,再遇到难题也不会觉得很难了。我已摸清楚了水利项目施工流程中会存在哪些安全隐患。
     (苦累不觉,信念撑起前行路。用郭铁的话来说,以前公司每年要排练节目,没人上,我来,有用得着我的,我都愿意去做,这让他觉得有存在感。他说,被大伙认同是一件开心的事。郭铁第一次获得优秀员工是在96年他进入成都通用汽车配件厂工作的第二年,那一年他17岁。2017年郭铁再次在厦门安能建设获得优秀员工,这一年他38岁,这之间隔了整整21年)
青春,因奋斗而美丽,因专注而多彩
      记:两次获得优秀员工,中间隔了21年,优秀对你的意义会有不同么?
      郭:都是一种激励,不觉得它是一种承认、肯定,反而觉得身上的担子更重了,就像是给你树立了一面旗,大家都在关注你。年龄在增长,我对自己的成长要求也在增加,觉得自已做出的成绩还远达不到优秀的标准。年初年会我上台领奖时很紧张,当时在台上说了什么我都记不清了,提前准备的发言稿内容一句都没讲。我想表达的是,我热爱我的工作,通过努力证明自己的价值,被同事和领导认可,是我最为骄傲的时刻。
      记:当17岁的郭铁与38岁的郭铁在路上相遇,38岁的郭铁会对17岁的郭铁说些什么?
      郭:要选择一份自己热爱的职业,并努力做到最好来证明自已,你的每一点付出别人都会看到。我也还没有做到,但离目标并不远了。
      记:17岁的郭铁会对38岁的郭铁说些什么?
      郭:我会问38岁的郭铁,你怎么去当安全员了,干得怎么样了?那我当年还走什么弯路哦,直接去做安全员好了。
      记:在成长为安全员之前隔着一条长长的弯路,这弯路走得值么?
      郭:经历即阅历,弯路并不浪费,不仅是积累,也是财富。弯路走过之后才知道做安全员是自己喜欢的职业。另外,我刚走向社会时,浑身都是刺,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在弯路上摸爬滚打之后把棱角磨光了,懂得了对建筑工程这一行业的敬畏。
      记:棱角磨光了你生命中的什么,又保留了什么?
郭:磨光了做事的冲动,看问题的角度也变多了。现在我做事会从多方面考虑,做事前会先想一想,等有把握了再做。保留了把简单的事情做认真,把繁琐的事情落到实处这一习惯,这让我受益一生。现在回想起来,选择进安能,当安全员,是“大门进对了,小门也进对了”。
     (问郭铁做安全员最大的享受是什么?他说,做安全管理不是一个人在做,而是一个团队在做。在我心中安能是一个家,它让我找到归属感、安定感。2016年5月郭铁被公司派往四川米易项目部,虽然能和妻子在一起了,但他的父母、孩子离他所在的项目部还有1000多公里,依然是一家人分离的状态。他说:我与父母在一起的时间远比与安能在一起的时间少,安能才是我的家。)

 在我心中安能是一个家

       记:家人的期待,是你工作的源源动力?
       郭:爱人要求我在40岁之前把二建考下来,这是家人对我的鞭策。她会经常监督我要早起,提醒我说话要注意。我身边的同事们多数是大学生,而我却毕业于职校,在文化领域和他们差距很大。2015年公司来了很多实习生,他们不仅乐观、积极、向上,还学习能力强,目标明确,不像我之前走了很多弯路,他们在技能上很快就能辗压我,这对我触动很大,我一定不能被时代落下。我经常问自己一个问题,我能像爸爸那样把一个家撑起来么?爸爸是军人,什么困难都难不倒他,做事情不转弯,脑筋直,我这点继承了他的品质。我从来没有想过什么时候退休,只要能干 ,我就会一直在安能工作下去。
       记:想到孩子时,想到最多的是什么?
       郭:在孩子的记忆中,关于父母的身影太少,现在孩子已读高中了,习惯了父母常年不在身边,他也很少与我们通话。我不是成功的父亲,我的遗憾是没能陪伴孩子一起成长,这是工程人的通病 ,工作起来,谁还顾得上家啊。
       采访后记:
       出来打拼20余年,郭铁与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少之又少,常常是一个工程刚干完,就要赶到另一个工地去。和郭铁一样所有在职业道路上辛勤奋斗的安能人,为了一个梦想一个目标,在恒河沙数的光阴里,开拓着、耕耘着,在钢筋水泥之间弹奏出一首属于自己的青春之歌!郭铁说,安能正处于高速发展期,他自身也处在快速蜕变的职业阶段,公司和个人,因此有了相同的发展轨迹和未来愿景,从职业角度来说,这大概是他最幸运的事。
       因为有了梦想的支撑,所以郭铁一路走得安稳,走得坚实,走出了别样的人生图景。
       郭铁,努力的样子,真帅!

 

(文/综合管理部 张萍)

脚注信息
版权所有 Copyright(C)厦门安能建设有限公司  | 建议电脑设置分辨率1024*768 闽ICP备06052309号